annny

【诚楼】不可逆CP的就别看了。早安吻,一发完,肉渣

养花养牡丹:

有时候明楼和明诚兴致来了,会自己去露营。


以前多些,带上明台,一家人,又热闹又齐整。


后来忙,也就少了。


最近明楼老是叫头痛,明诚自己敲定了一个周末,开车带着帐篷,载着明楼去露营,选的好地方,有山有湖。


明楼到了还在抱怨。


“事情那么多,拖我出来干什么?”边说边不情愿地下车。


一下车,水光滟涟,空气又好,底气就有点不足了。


“是是是,但是都来了,住一天再回去”明诚边说边去整理东西。


先把伞撑好,八月天太阳辣,明诚喜欢明楼皮肤白,看着嫩,眼角笑起来虽然已经有细纹,但是皮肤滑腻细致,整个人看上去年轻十岁。


他时刻记住给明楼带伞,自己倒是晒得褪层皮。


架好伞,又搬了一个可以折叠的躺椅出来,给明楼选好位置,把渔具收拾齐整放在旁边。


明楼坐好,自己穿饵钓鱼。


“我说你伺候那些相亲的女孩子也像这样,上点心,老婆可以排到梧桐路”明楼那张嘴一刻不肯消停。


明知道不可能,还要给明诚添堵。


“是是是”明诚一边敷衍一边去扎帐篷,搭灶台,劈柴。


生火,烧水。听明诚这么说,明楼又不乐意了。


“你说什么?”


“我说我伺候你都伺候不过来,再漂亮的女人,我都不会多看一眼”明诚只想赶紧把东西准备好,早上明楼就没吃几口,他怕一会明楼饿起来,马上要吃东西,嘴上知道明楼爱听什么说什么,顺顺溜溜的,两边不耽误。


风吹过来,带点湿润的青草味。


明诚闻着舒服,抬眼去找明楼,看到他眯着眼睛,神态放松。


明诚笑一下,继续去忙活。


明楼钓鱼有天赋,会看水流,又会把握拉杆的时间,鱼只要上钩,都没跑。


等明诚煮好饭,再去看明楼的时候,明楼半躺在椅子上,旁边的桶里装了好几条大鱼还在桶里闹腾,他的胸口随着呼吸微微起伏,已经睡着了。


风刮起来,他的睫毛也跟着颤。


像是蝴蝶要飞走。


明诚心里又爱又怜。


低下头在他的睫毛上印一个吻。


再厉害也是他的人,哪里都不要想去。


拿了毯子出来给明楼盖好,明诚接过鱼竿,坐在旁边钓鱼。


说是钓鱼,一个都没有钓起来。


说起来,鱼也会偏心。


明楼这一觉睡到下午才醒。


他一转醒,明诚就笑着递过来一杯水。


“醒了?头还痛不痛?”


明楼接过来一口气喝了。


“饿了”明楼说。


明诚笑起来。


“就等着你醒”


简单的鱼汤。


鱼新鲜,明诚煮之前又两面煎了一下,煮出来汤汁是奶白色的,看起来就有胃口,喝起来又浓又鲜,加了姜片和葱花去味,没有加太多的佐料,是原汁原味的鱼汤。


还有一盘子卤牛肉是从家里带来的。


明楼吃了几块鱼,明诚拿碗盛了半碗汤放在旁边,才往锅里下一点豆腐和蔬菜。


又哄着明楼多吃了点米饭。


米饭是柴火慢慢烘出来的,又糯又香。


明楼吃了八分饱,死活不肯再吃了,明诚又拿鱼汤给他喝说是好消食。


他说“是嫌我不够胖?”


明诚低低地笑一声。


“肉多有肉多的好处”


明楼还想说话,吃完饭又懒洋洋地。


懒得和他斗嘴,自己又去躺着。


“起来走走,也不怕不消化”明诚过去拽他。


明楼又站起来四处巡视,活是一点不干。


明诚自己埋头收拾。


晚上两个人躺在草地上无所事事地看了一会星星,说一会闲话。草地上硬,明诚让明楼枕在自己胳膊上睡,明楼有时候懒起来没边,大部分是明诚在说,他只是嗯嗯啊啊的敷衍明诚。


明诚的手有一搭没一搭的撩几根明楼的头发转圈圈。


日头最毒的时候,晚上也闷热。


明楼说自己就要睡草地。


明诚不同意,也不多说,明楼就知道他那是没商量的状态。


没办法只好进帐篷睡。


一个帐篷两个人睡,又热又挤。


明楼不耐热,半夜被热醒,爬起来出去透气。


一出帐篷。


月亮好像就在湖那边一样,触手可及。


“江畔何年初见月,江月何年初照人。”


明楼想不到书中叫他艳羡的景色,自己也看到了,有心叫明诚起来,看他睡得沉只好作罢。


明楼兴致来了,他把睡衣和内裤脱了,跳到湖里。


他的美自然是可以和月色一较高下的。


明诚听到响动,身边没人,着紧地掀开帐篷看。


明楼本来脸上就白,身上更是,月色照下来,没有把他比下去,反而衬得他更出尘。


湖水澄清,明楼在里面游曳。


明诚想起水妖的传说,难怪说那些士兵要被迷惑。


明诚索性坐起来观赏。


明楼游泳姿势好看,手长脚长,动作又舒展。


明诚可以这样看一整晚,但是夜风吹过来,有一丝凉意。


“上来了”明诚走出去。


明楼玩得差不多,游到岸边,走上来。


浑身湿淋淋。


水全挂在他的身上,顺着腰腹往下走。


下面更是。


毛丛茂盛的地方都挂满了水珠子。




再提醒一次,不要自己站楼诚,又来看我写的诚楼,看了又叽叽歪歪的,真的让人很火大,我逼你了么。。。。。。。


【我没觉得多肉啊,居然也给我和谐了,妹纸们微博看肉吧~】


接下来的部分看这里:


微博ID:养花养牡丹


http://weibo.com/u/5653062653



剧中出现的小道具们

ASCII糊了:

想着整理一下看看能不能为产出提供梗,所以占下TAG,不妥就删。


没什么顺序,看到哪儿写到哪儿算哪儿,如有纰漏欢迎指正。


【一】南田小丸子的抽屉



与一个署名一郎的人有书信往来


TIPS:闯关东是1904年的故事w【根据 @贝岑山下小红猴 补充:“


《闯关东》龟田一郎(桂一郎)1931年于关东军进攻东北军前夕开枪自杀,此前与关东军和森田俱有往来;南田小丸子在东北(应该也是关东军)呆过,所以和一郎认识的可能性大大的……所以《伪装者》上承《闯关东》下启《北平无战事》也是脑洞很大hhhh”】



支那事变画报第6辑,值得一说的是,第6辑发行于昭和12年(1937年)。后面许鹤的档案上写的是民国廿九年(1940年)。也就是说南田洋子的抽屉里放了一份三年前的画报。这份画报里有日军攻占上海市政府的内容



所以是不是可以理解为,南田洋子留着这份画报是因为有纪念意义,提醒她牢牢守住上海站(OR只是剧组随手放的一期233)


完整的第6辑画报打包放了云盘,感兴趣的可以去看看


http://yunpan.cn/cLHzKqLd7vQti  访问密码 979f




【二】楼诚从原田雄二处缴获的明楼调查报告




明长官这两张机翻的复制黏贴调查报告其实可以算是BUG……


几乎没有通顺的语句,所以无法确定意思,只能说是猜测:


第一张:调查明楼是汪芙蕖的意思,明楼幼年丧父,由姐姐抚养长大,法国毕业后曾留校当过金融学教授。另外提到了明楼35岁。


第二张:抗日战争爆发以后任长沙警备司令(一个惊呆的我),毒蛇中央通讯社的新闻(惊呆X2)


另外汪芙蕖和明锐东的姓名翻译是实力笑点


总体来说只有一个信息有用,就是明楼35岁……




【三】许鹤



许鹤,男,三十三岁,汉族,无业。


籍贯浙江宁波。故事发生在民国廿九年(1940年)1月


推测许鹤1907年生。


民国十七年(1928年)7月入党。推测当时21岁。


民国二十四年(1935年)6月成为列宁格勒伏龙芝军事通讯联络学校学员。推测当时28岁,于伏龙芝受训两年。疑为同样受训于伏龙芝的阿诚的师哥,阿诚入学时间不详,不知有否交集。【经 @呆毛 补充,不同期,有一面之缘】


民国二十六年(1937年)5月回国,延安敌工部。推测当时30岁。


民国二十七年(1938年)三月,即两年,任上海地下党行动组组长。推测当时31岁。根据现任中共地下党上海站行动组组长是黎叔来看,有可能是黎叔的前任OR完全不相关的另一组组长?




【四】明台



1940年,明台21岁



然后这张王天风让明台签的卖身契(误)我真是看的眼睛都要瞎了


LO似乎是缩图,不知道大家能不能看到


姓名 明臺


職務 學生


年歲 (沒有寫)


性別 男


家庭主要成員 兄壹 姊壹(阿誠哥你果真大嫂來的)


精通英語、法語、日語


留學


曾任國外XXXX救國會(X表示看不清)





王天风说稍微查了下明台的时候翻的报纸,实力BUG其二,民国十一年(1922年)的报纸,1940年的时候明台21岁,那他是1919年生,赴法留学时3岁【X




【五】汪曼春



这个很清楚,写失忆蝴蝶的时候也说过了


姓名 汪曼春


年龄 二十八


籍貫 武漢


職務 處長


民族 漢


性別 女


個人情況 畢業於武漢公主女子中學 後考入湖南省於軍校 結業後分配至上海特工委七十六號站 任少校副處長 單身


(熏疼30秒几乎不在上海,可能是用寒暑假和明长官产生交集谈恋爱,并至今单身汪的汪处长)




【六】于曼丽



这个也没什么好说的了,民国廿七年19岁,廿九年21岁,电视剧里是跟明台同岁,和原作不同。可能是因为……未成年杀人不过审?【NO




【七】王天风绑架明台的那架航班



M60应该是航班号,香港—龍華实力看不懂。龍華听起来像航空公司名,然而似乎也没有这个公司。【根据 @隔山灯火 及@ryanne字母君 指正,龙华是指上海龙华机场。】


乘客姓名那一栏,王天风化名王成棟,猜测上面的“郭輕風”可能是郭骑云的化名。


TBC……?

没有一种工作是不委屈的

莫能言之:

读经典:




作者:达达令,本文选自《为什么你总是害怕来不及?》


01

有刚毕业的小孩问我,说你能不能告诉我,刚进职场的时候遇上难处了怎么办?还有就是从校园过渡到职业人的心态该怎么调整?另外就是刚刚开始工作的时候收入不高,该怎么解决生存的问题?


最近跟一些老同学聊天,说起刚进职场第一年的感觉,想着那个时候自己去餐厅吃饭也得先看看菜单的价位到底是个什么水平。有个男生说自己那一年连续一个月都在楼下的快餐店点一份麻婆豆腐,这样既下饭又省钱。


或许你以为我要说的是一个逆袭的故事,可是我要说的是,这个男生如今依旧不是花钱大手大脚的人。他已经积攒了几年的工作经验跟人脉,遇上了合适的投资人开始创业了。只是如今的他每次请我们吃饭的时候,已经不需要像当年那样斤斤计较菜价的那个男孩了。也就是说,他心里不慌了。


回到前面那个刚毕业的小孩问我的问题,我本来一开始的回答是想告诉他,你得熬,熬过去就好了,只要你没死掉,那就一定能过上好的生活。我还想用尼采那一句“那些没有消灭你的东西,会使你变得更强壮”来安慰这个小孩。


但是想了一会,我就删掉了这刚打出来的一排字,然后我敲出了另外几个字回复他:没有一种工作是不委屈的。


这句话不是我说的,是很多年前我看《艺术人生》里有一期采访了我喜欢的歌手刘若英,朱军问她,为什么你总能给人一种温和淡定,不急不躁的感觉,难道你生活中遇上难题的时候你不会气急败坏吗?刘若英说,那是因为我知道,没有一种工作是不委屈的。


很多人都知道,刘若英在出道前曾经是她师父,就是著名音乐人陈升的助理。刘若英在唱片公司里几乎什么都要做,甚至要洗厕所。她跟另外一个助理两人一周洗厕所的分工是一三五和二四六,另一个助理的名字叫金城武。


往事回忆的意义在于,让人记住的总是美好的那一部分,至于其中的艰难也总会被岁月所淡化。这也是为什么我跟很多长辈请教他们过去经历的时候,他们对于那些过往的苦与难大多时候都是一笑而过,因为他们自己也不知道是怎么过来的了。


回到如今现实中的问题,作为一个非职场新鲜人,我能想起来的这几年的工作感受也是美好多于不快乐的部分。但是这个过程中我开始反思的一件事情是,我以前总以为熬过这一段时光就会好起来了,这种观点有可能是错误的。


一是没有人能给出一个答案,所谓好起来的生活是什么样的。二是这个熬过去的日子里,很多时候只是我们当下觉得困难重重,殊不知其实你所经历的,也正是大部分人正在经历的一切。



02

刚进职场的时候,我们要学习基本的职场规则,要尽快熟悉自己工作岗位上的必要技能。


我们大学里学的那些东西,基本上到了工作环境的时候八九成是用不上的,这个时候一个人的学习能力跟领悟力就是最大的竞争力。


当然除此之外,更多的是我们心态上的调节,这件事情小到我该不该跟隔壁的同事打一声招呼,大到比如直系领导给我安排的事情跟公司的流程规则有冲突,这个时候我该怎么办?


你有没有发现,这个时候你就像一个黑暗中独自摸索的孩子,没有家人,没有老师,没有师兄师姐可以发问。周围一群陌生人漫无表情地穿梭于办公室的走廊过道上,就像电影里的快镜头,你身后的景象千变万化飞速流转,你自己一个人孤独地停留在原地。


我自己本身是个慢热的人,加上性格内向,所以职场第一年里我的状态就是很恍惚的。这种状态就是,我自己会经常在座位上边干活边发呆,周围的同事或者领导喊我的时候,我总是会很久才反应过来,然后“哦”一声。


这个时候领导已经走远了,我赶紧跟身边的同事求助,问领导说了个什么事情,接下来赶紧各种处理。


但是因为同事很多时候传达得不够准确,很多细节问题没有交代清楚,我不能去问领导,因为我刚刚回答的态度是我已经知道该怎么做这件事情了。于是我就懵里懵懂的把事情做完,结果想也知道,肯定是各种退回来反复修改的。


也是因为这样,有一段时间内我差点得了抑郁症,因为觉得自己怎么做都不对。方案交上去领导没有回话,PPT 演示完了同事们的表情就是没有表情,做分享会的时候想把气氛弄得活泼一点,但是不知道怎么把握一个度……就是这种没有人给你反馈的状态,让我觉得自己是被冷落了。


几年后我自己才慢慢摸索明白一点,作为一个职场新人,别人都是在静悄悄中观察你的所作所为的。你没有多少经验谈资,所以他们看到只是你的个性表现跟基本的职业态度。而你表现出彩的那部分,即使他们欣赏也不会表现出极其热情欢喜的样子。他们不是你的父母也不是恩师,他们没有必要鼓励你。


当然从另一面来说,他们也不会因为你做得不对而用力批评你。


这种不悲不喜的状态,或者就是所谓的职业成熟人吧。


就是因为这种看似不被认可的状态,你会感觉自己一直做得不好,而且也不知道怎样才是对的。


很多时候你需要跟各种同事打交道,他们没有好坏之分,只有跟你的气场合与不合,于是你觉得有时候很小的事情沟通起来很是吃力。哪怕就是申请个印章,哪怕就是填一个流程审批表,一步步关卡让你觉得就像冒险游戏一样。只是这一场游戏里没有刺激好玩的那一部分,只剩下闯关的寸步难行了。


也是几年后我才明白这一点,那些你看上去吃力的部分,恰好就是维持职场有序进行的准则所在,正是这些你看起来死板麻烦、密密麻麻的规章制度,才是一个新鲜职业人学习到东西最快的教材。因为这些准则都是一年年完善补充过来的,你熟悉的越多,适应得越快,你的焦虑感就更减少的多一些。


很久以前我也一直告诉自己,说熬过了这一段时间就好了,但是我慢慢发现“熬”这个字已经不能带给我力量了。我渐渐意识到,当我职业上开始有积累,我期待自己可以管理一个团队,接一个好的项目,这个过程中必然涉及很多我以前没有接触过的部分。而这些事情比起那些刚进职场的小委屈,要复杂多了。


我也开始知道,那个坐在我对面办公室里的领导,他每天需要考虑整个部门的协调状况。那个每天早出晚归的CEO,他需要跟投资人描述各种前景跟趋势,他还需要面对各种错综复杂的媒体关系,还要跟有关部门打交道。


那个在这一秒里的大爷,下一秒或许就是别人面前的孙子。



03

我身边最近多了很多出来创业的朋友,以前我觉得这是一件很牛逼的事情,但时间长了我也开始辩证地看待这些事情。


那些有想法有思路有策略的创业者,大部分都是不慌不忙,一步一步地完善自己的事业。


而另一部分人,纯粹就是为了那一句所谓的“再也不在公司里干的比狗还累了”出来的,结果自己组建团队的时候发现不是几百个难处,而是没有终点的难处。于是那些他们以为自己曾经向往的“自己当老板多自由”的想法,瞬间就没有了。


这个世上哪有什么绝对的自由,不过是脚上戴着拷链跳舞的表演者罢了。


我认识的一个创业者,他的朋友圈状态每天都是一边给自己打鸡血一边想执行方案。


有一天夜里我看见他还在加班,于是我问他一句,你这么辛苦,值得吗?他的回答是:“我一开始就知道,作为一个创业者,你既要有叱咤风云、高瞻远瞩的格局跟视野,你也得有一个能弯下腰当宜家搬运工装修办公桌椅,以及种种类似清扫垃圾的农民工心态,否则你就不要来谈创业了。”


他还告诉我:“无论你是一个创业者还是职业人,你会发现每个阶段都有对应的难题,每个角色都会有对应的难题。这个世界不会因为你是一个打工的,就让你的苦多一些,也不会等你成为一个老板的时候,你的苦就会少一些。那些纳斯达克敲钟背后的重重苦难,是媒体包装出来的幻象里永远不会写出来的。


在我的判断原则里,他就属于那一类理智型的创业者,这种人即使在创业路上走不下去了,角色换成一个职业人,他也不会糟糕到哪里去。


我一直觉得这个世上从来就不会有极度逆袭的事情,那些我们听到的从屌丝翻身变土豪的事情,大部分是因为媒体的夸大化。


在我认识的人里面,那个当年请我们吃饭也要看菜单价钱的男同学,即使如今已经开始创业了,他也依旧是张弛有度地用好每一分钱;那个我在旅行路上认识的,手上很多项目的投资人,他也需要谦逊耐心地在自己的那个圈子里运营更大的一盘棋局。


没有谁比谁轻松如意,不过是用着自己的努力,把自己当下这个难题干掉,不过是在错误中积攒经验,让自己下一次的决定多一点胜算罢了。



04

这几年的时光下来,我依旧挣扎在职场中,挣扎于生存思考中。


我不会告诉自己“过了这一段就好了”,如今我会告诉自己的就是,若人生真需要有这一段路要走,我宁可这些委屈分摊到每一个日日夜夜。这样哪怕有一天我真的取得了那么一点点成功,也不至于喜出望外得意忘形,因为我知道这本来就是长时间一段努力顺其自然而来的结果罢了。


当然如果这条路上有人与你同心,那么这份委屈可能会变得少一些淡一些。就像我的一个前辈说过的一句:和高人聊天,最大的收获不是获得了什么秘诀,而是知道哪些弯路可以避开。


这些过来人,以及我自己的逻辑思考反馈出来所能告诉你的就是,没有一种工作是不委屈的。明白了这一点,或许我们对所谓“会好起来的”期盼不再是一种极致追求,不再需要马上物化般地呈现出来,而是一种潜移默化的进步与慢慢变好。


毕竟,无论在什么样的岁数里,成长这件事情,都是我们灵魂里一辈子的课题。


*作者:达达令,时尚杂志撰稿人,专栏作者,现就职于某知名互联网公司。


—————————————————————


  继续:访问网站   微博 
  期待您在文章末的评价中给我们五星,小编将继续为您推荐更多经典文章。
  微信里也可加“读经典”,搜索“读经典”或是扫描以下二维码即可找到我。
  每天十分钟,静下心来,读点好文章!





双十一剁手节探讨一下楼诚的经济状况

叶深水:

明楼有钱是肯定的,但是我认为他的钱肯定不是自己管,因为他有万能的阿诚。


在电视剧开始不久有一个过场戏,明楼往办公室去,身边跟着一群秘书,明诚递给他一份文件说“华兴官股申请改为中储股份”,明楼接过文件看也不看,说“这件事你看着办。”


华兴官股指的应该是当时汪伪政府官员在华兴商业银行中持有的股份,后来华兴商业银行被中央储备银行所取代,那么华兴官股转为中储股份这件事应该涉及不少官方利益,这么大一件事,明楼直接交给阿诚办了,说明他信任阿诚的能力,也说明阿诚对于金融运作方面是很熟悉的。


在明家还有一场戏,明镜跟明楼说“要不然把你的阿诚借给我做个理财顾问”,理财顾问可不是谁都能当,起码要有相关专业知识,明家的产业那么大,让一个生手当理财顾问肯定不行,显然阿诚在这方面不是生手,那么他的经验是哪里来的?唯一的可能就是他负责管理明楼的财务,这也说明明镜对阿诚在金融理财方面的能力是充分肯定的。


明楼在全剧中有过数次消费行为,例如给大姐在香港订酒店,给汪曼春送礼物,让阿诚买核桃,给明台买衬衣手表皮带,给明台钱买打碎的东西,等等。除了给明台钱那一次明楼掏出了钱包,其余几次都是他负责动嘴,阿诚负责买买买,没见过钱。


为什么呢?最合理的解释是明楼的钱都是阿诚负责管理的,所以明楼要买东西吩咐一声就行,不用给阿诚现金。当然按照常理来说,阿诚买完东西应该向明楼报账,但是明楼身兼数职,正经大事都搅得头疼,显然没精力理会这些小事。再说阿诚又不是别人,明楼对他完全信任,性命都可以互相交付,何况金钱这种身外之物。


我个人不太喜欢有些同人文把明楼明诚刻画成吝啬的守财奴,或者斤斤计较的小气鬼,不错,阿诚是跟明台吐槽过明楼“越有钱越抠门”,可是这句话在当时的情形下不应该仅仅理解为字面意思。阿诚在饭桌上对明楼是有点不满的,因为他说了如果明台抗命(不肯执行清除行动)就枪毙,虽然从原则上来说这样做是没错,但是却伤了他们之间的兄弟情义——明台为了你抗命,而你却要枪毙他,太不近人情了。所以阿诚忍不住要吐槽一下。


那么明楼到底是不是抠门呢?我们可以看看他给明台买的那两件衬衣,从杂志上隐约看出价格是9英镑多,9英镑在1940年相当于现在多少钱呢?鉴于二战期间物价飞涨,汇率不稳,我找到英国劳埃德银行的一份数据,换算成实际购买力,1924年100英镑相当于2014年5305英镑,1944年100英镑相当于2014年3766英镑,取个中间值,1940年100英镑应当相当于现在4000英镑左右,9英镑在当时实际购买力相当于2014年360磅左右,按照今天的汇率换算差不多是3400多人民币。这还只是一件衬衣。难怪明楼说价格也好看。然后他大手一挥,给明台买了两件,还配了特别的袖扣。我今年双十一的购物单加起来都没有这两件衬衣贵呢。


【2015.11.28更新:我下了一个单集2G目前能找到最高清的版本,终于看清明台拿的杂志上衬衣的价格是84,以前看的时候以为那个模糊的8是英镑符号,后面的4看起来很像9,这是我对资料做的功夫还不够细致,误导读者了,对不起。】


明台作为小少爷穿得好是理所应当,那么阿诚呢?他被明镜地图炮说穿得像纨绔子弟,第二天早上特意换了件看上去比较朴素的衣服,结果又被数落“穿成这个样子”。看起来明家的家风是不能穿得太差,务必光鲜得体,不然大姐是要嫌弃的。连续躺枪两次的阿诚两颊塞的像只仓鼠,在椅子上扭过来又扭过去,冲着明楼一脸委屈嗯嗯嗯,每次看到这里我都特别佩服明楼,啊,不是,佩服靳东怎么能绷住脸不笑场。阿诚在剧中基本是配合明楼换衣服,我没统计过具体换了多少套,光是不同风格的大衣就有三件吧。(说到大衣忍不住伤心起来,我也买了一件阿诚同款的黑色翻领系带大衣,但是为什么穿了以后看起来体型像日月木娄……)还有那次去参加香水发布会,阿诚穿的礼服和明台临时借穿的那件是同款,只是颜色不同。阿诚跟明楼闹脾气说“我在这个家里就是个仆人嘛”,谁家的仆人和小少爷穿得一样还坐在大少爷身边翘着腿看表演?仆人不是应该站在旁边伺候吗?

手寫協會-LoH:

一张图3坨水印!我自己都服!😂


狐狸狐狸鱼:

世间最美的,莫过于未开的花,未圆的月。——ROME HOLIDAY

 (真正会看画的人是懂得忽略各种奇形怪状的水印的doge。。呵呵呵)

【考据】爱屋及乌之二:楼诚之家“明公馆”为什么要设置两道大门?

周子珺:

又名《从楼诚之家“明公馆”的玄关设置看山影的处女座属性》


前情提要:【考据】爱屋及乌:楼诚之家“明公馆”究竟在哪里?


看《伪装者》时,lo主曾注意到明公馆一楼的正大门是有两道的:里面一道是玻璃门,外门一道是木门。


这一点在除夕夜桂姨突然出现的镜头里可以看得很清楚:




这两道门在小明闹着要大嫂熨衣服,大嫂却把衣服丢给了大哥熨的场景中也可以看到(内层的玻璃门向内打开,外面还有一道全木门):



大嫂把衣服丢给大哥以后,先去玄关取了一件东西,然后才出了外层的正大门:



大哥身后可以很明显看到内外两道门框:



换句话说,明公馆的大门处是有玄关的。


一开始lo主并未对此多留意。


直到上回考据《伪装者》中楼诚之家“明公馆”所在地时,很多小伙伴提到“明公馆”(横店翰园小白楼、胜强影视基地花园餐厅)还曾多次出现在东哥、王凯出演的其他剧集中。


比如《秘杀名单》中的沈宅:




靳东在此片中扮演沈剑秋,超帅党花一枚(瘦了20斤的虫莽虫莽啊):





又比如《箭在弦上》中的荣宅:





靳东在此片中扮演荣石,超拽的热河大亨(瘦了20斤的日月木娄啊):





再比如《战长沙》里的顾宅:




靳东在此片中客串大公报记者王开复:



再比如《妇道》中的周宅(感谢“眼睛honey”亲的补充):



靳东在此片中扮演周永嘉,又是一个富家少爷:




还比如《青岛往事》中的弗里希宅:



王凯在在此片中客串承志,留着厚刘海的爱国青年一枚:



言归正传,lo主在看这些剧集时发现,不论是沈宅、荣宅,还是顾宅,他们以小白楼作为场景时,大门都只有一道:


沈宅大门,很明显没有玄关:



荣宅大门,只有一道黑色木门,里面没有玻璃门:



日本兵冲进门时,可以看到左边门外有一盆绿植:



从门外看,这盆绿植在这里,就在正大门外:



可见,荣宅大门也只有一道,没有玄关。


顾宅大门,也是一目了然:



那么,问题就来了。


同样是在小白楼取景,为什么别的剧组在小白楼拍戏,都只有一道大门,而《伪装者》里的明公馆却有两道大门呢?


根据上次的考据可知:


1、明公馆是山影剧组改造小白楼自建的,那么这定然是剧组有意为之。


2、明公馆的内景在小白楼拍摄,外景却是在上海胜强影视基地花园餐厅拍摄的。


那么就让我们一起来看看作为外景的胜强影视基地花园餐厅的大门:



放大点看:



没错,外景的大门有内外两道!


山影剧组在改建小白楼的时候特地设置了玄关,做了内外两道门,以保持和外景的大门一致,防止在以下一些可能会带到大门的镜头穿帮:



再加上有中间的一道玻璃门一隔,就把内外景分隔开,看内景戏时观众不太容易看到屋外,看外景戏时观众也不太容易看到屋内。


正因为如此,很多小伙伴直到看完《伪装者》都没有发现,其实明公馆的内景和外景是在两个地方分别拍的。


可见小小一个玄关设计,却起到了很大的作用。


连这么细微的地方都注意到,并且充分利用好,山影泥萌还敢说自己不是真·处女座·剧组?谁信啊╮(╯▽╰)╭



巫见:

昨儿特别奇妙,几乎可以用哀鸿遍野来形容。


对于昨日,十分好奇,遂找来原视频,听写了节气那一段的对答:


 【主持人先说,用一个节气形容侯洪亮,然后又问用一个节气形容胡歌】


 【当时在包饺子】


东哥:胡歌呀[停下手上动作,思考状]啧,哎呀,刚才,匆忙就聊过去了,其实还应该……谢谢胡歌


【台下爆笑】


东哥: 胡歌——在生活当中也是真的像,一直很像我的一个……不是亲生的亲弟弟一样。就是拍一个戏能够拍到……拍到这种份儿上,我觉得也真是挺难得的。其实在今天这种、这种情况下。所以……哎呀,他像什么……聪明。他应该像哪个节气呢?立春吧![特别老干部语气]好吧?


主持人:请问立春为什么是看起来聪明的节气


东哥:(就是)他虽然也老大不小了,但是他还比较阳光吧哈哈哈 


主持人:那王凯呢


东哥:王凯…………[停下手上动作,思考状]
主持人:你倒是一边做一边说啊


【然后靳东就开始擀饺子皮了】


主持人:开始忙就忘了要说了。东哥,那王凯呢?


东哥说:要专注哈哈哈


主持人:你能一边做一边说吗? 


东哥:王凯……王凯这个,呃,其实呢我对他生活当中吧……不像对戏里那么了解哈哈哈


主持人:那如果是戏里的他呢?


东哥:戏里的他……他比较,比较老[*这个字我反复听了三、五遍,确实没有鼻音,发言像老],戏里面(主持:比较冷)。对对对,但是对我又比较温暖。 啧,这个……又冷又暖的,你说这个节气他不大好一个节气就给他概括了所以……你觉得他什么样?


主持人:我觉得,他……戏里头确实是比较冷,但是他私底下其实也好像比较开朗的那种性格。


东哥:对对对对对,就是他戏里面对外特别冷,对内特别暖。就是……嘶,外表像喝了啤酒,然后内心像喝了二锅头似的。


 主持人:所以,大暑像他吗?


(东哥思考)东哥:对,可以! 


主持人:武汉火炉城市


东哥:(方言腔)大热天喝热茶越喝越热(笑) 是!可以可以。放个冰块儿的这个……大暑!




以上。


别的我不多说,只希望,耳朵是自己的,眼睛是自己的,视频在那里,请一定自己去听去看。



明楼X荣石 只想有口肉吃(一)

打一枪换个地的渣:

明楼推门而入的时候,荣石整个人窝在沙发上,身上还披着明楼的大衣姿势都没变过。明楼看了一眼并没上前打扰走到柜子旁边自己开了瓶红酒,立在窗户边儿喝了两杯后回头看了荣石一眼,大衣已经滑落在地上。




“我派司机送你回去?”明楼走上前把大衣捡起来问他




荣石动动嘴角笑了下没作声等明楼在他旁边坐下了,他扭头看了一眼说,“麻烦也帮你解决了,明天我就离开上海。”




“这么快?你的伤还没好彻底......”




明楼话还未完荣石直接打断说“不用,明天手下有兄弟过来接我,都安排好了。”两人一时都没话可讲,荣石右肩上的枪伤并没有好彻底,整个人状态也不是太好,这次他带过来的兄弟几乎就活了他自己。明楼伸手握住荣石的手有些发凉“等战争结束你想干什么?把荣家的再重新......”




“这乱世想什么都是多想“荣石并未把手给抽出来,转过头看着明楼卸下防备样子贴着他的耳边接着说”至于现在,只想在你新政府办公室干你一次,然后放火烧了那地方,算是给下面兄弟的礼物。”




明楼根本已经听不太清荣石后面咬牙切齿的讲了什么,仿佛他说话热气灌进耳朵里全是催情的话,顺势人已经半压在荣石身上,盯着他的眼睛一字一句的说“我跟你想的一样,不同的是老子现在就要干你。”两个已经做了无数次,每次见面双方几乎都带着活不过下个任务的打算疯狂又无休止的做。醒来后明楼还是那个明楼,冷静,克制,不会允许出任何细小的差错,更加不会为任何不太必要的感情影响自己。荣石也还是那个荣石,只要让这帮日本人赶紧滚出中国的地盘,他愿意付出一切,不,他已经付出了所有。再付出就只有毁灭他自己。




这段感情的发生二人根本没时间去管是否禁忌是否合理,他们都当是一个积压的情感发泄口,只有最冲动的原始欲望,做的时候明楼从来不会克制几乎能算的上有些粗暴,荣石也从来不需要什么怜惜,他甚至觉得在床上时有些受虐毁灭的倾向。明楼这段时间觉察后已经知道这是个危险的信号,这次行动任务并没有按照他们原计划走。理智告诉自己要马上终止他们之间这样感情,虽然他们除了床上外并没有太多情感交流。所有的话题讨论全是公事公办,没有暧昧,没有责任。




这次任务后明楼心里早就打算好不会派荣石再来上海,自己对他已经有了除性以外其他的感情,对现在的自己来讲这个是最致命的。若是有一天能活到最后,活到战争结束,只要荣石愿意他会陪他去任何地方,要把所有封存的感情,所有封存爱,一点点还给他。可是就如他所说,这乱世想什么都是多想。眼下自己只想跟他在这个初雪的夜里疯狂的做最后一次。




“你他妈的压着老子了,你去打些热水帮我先洗一下。”荣石稍稍有些吃痛的说。明楼赶紧松开他打了些热水拿了毛巾帮他脱了衣服给他擦拭了一下,等这些忙完明楼拿了毛毯跟膏子。




荣石站起来走到窗台看了外面一眼说,上海这雪我看是下不大。等明楼洗完澡出来,荣石坐床上看他上前抬头看了眼明楼整个身子躺床上说,爷突然特别没兴趣。明楼没说话上面把他裤子往下扒把荣石两腿打开,跪在那里帮他口了起来。荣石一个激灵爽的想要坐起来,明楼直接按住他继续帮他直到已经硬不行才开始自己脱衣服。明楼并不经常做这种事儿,荣石很想坐起来看看他跪在那里为自己服务的样子。脱完衣服明楼上床把荣石往上带了点手摸他下面说,现在有兴趣了吗?




--------------------------------------------------------------------------------------------------------------------------------------------------没有什么剧情,只想吃个肉,日更。吃够了就不更了。不拆不逆,不互攻。



廾Gǒngag:

虚弱的日月长官被撸回家

阿诚哥我祝你攻了你大哥

希望等他好了别又变脐橙

——————————————————————

看了B站神一样的up主剪的一起打鬼子东哥cut

嘴炮骂街技能满点又对自己处子之身相当骄傲的旅座简直是苏的不要不要的(๑˙❥˙๑)

生完孩子(划掉)取出子弹以后软绵绵的东哥真是难得一见的!易!推!倒!!!!

此时不上(了他)更待何时!!!!!!!

被自己的P图苏到( ・_・)ノ⌒●我也是挺没出息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