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nny

【伪装者/诚楼】知情权(ABO-原作向)

蟹黄拌饭:

知情权


CP 明诚x明楼,ABO,原作向。




01


明楼是个omega只有阿诚知道。但阿诚是alpha,就是个秘密了。


一年到头阿诚要帮明长官搞两次抑制剂,不论这东西有多稀有,阿诚都能通过各种途径花重金买下。然后在具体的时间里把药片磨碎了参进龙井里端给大哥。这个日期甚至连书面记录都没有,它只存在于阿诚的大脑里——阿诚要保证omega的身份永远不会让大哥遭遇危险。


明楼这辈子只有过那么一次陷入湿乎乎的混乱之中。那时候他们还在国外读书,阿诚还没迎来第一次情热,对这些东西一无所知。他混乱的记忆里只有那一晚大哥衣衫不整地闯进自己的卧房,浑身是血。


“阿诚,”明楼的嗓子哑得吓人,平时整齐的头发也洒落开来,垂在眉边,“别出声,帮大哥一个忙。”


明楼打伤了几个alpha,带着浑身的omega发情的信息素找到了阿诚。


阿诚在很久以后才知道这有多难。


当你知道一个人的太多秘密,这个人就会变成你生命中的一部分。守护他的秘密就是你的责任。


阿诚快要到分化年龄时,明楼显得有些紧张。这种紧张被掩饰得很好,可惜不够好。阿诚小时候的生存环境早就教给他了什么叫察言观色。所以,他对自己的大哥撒了第一个谎,也是唯一的一个。


“我是个beta。”


这是他留在大哥身边的唯一方式。


压抑欲望总比压抑感情容易。阿诚明白他个大哥中间有那么一道线,清晰明了。不奢求,不动心。他原以为只要在大哥身边安静地看着,他就能够满足。


 


明楼被藤田抓去审问是谁都没料到的意外。这位特高课的新任科长抓到了点蛛丝马迹,便立刻关押了明楼。因为他们知道明楼的身份关不了多久,必须要抓紧时间从他的嘴里撬出点东西。


可惜特高课这次依然打错了算盘,明楼被放出的时候就开始草拟新一轮的计划。他一面走,一边让真正的愤怒夹杂在表演出的委屈里。他要让所有人都知道特高课误会了他,必须有人付出代价。


阿诚紧紧地跟在他身后,看样子一直想扒了明楼的西装看看特高课有没有对他用刑。


“别这么看着,”明楼回头看了阿诚一眼,“没有用刑,有什么事儿回去再说。”


 


好不容易回到家里,明楼脱下外套。抬起胳膊的时候眉头紧皱。阿诚连忙前来搭手:“大哥?”


“没事,一点小伤。”明楼揉着肩膀。“特高课不敢拿我怎么样,最多就是捆我两天。老了,身体也是吃不消了。”


“要我去……”


“没关系,该处理的我都处理了。”明楼回答,“只剩下出卖我的那个转变者,他还被特高课保护着。接下来,他将是我们的行动目标。”


阿诚点头。


“只是……”明楼转过身,笑得有些勉强。“你应该比我清楚些,接下来,明公馆闭馆,不接待外人。我要告病一段时间。”


他错过了服用抑制剂的时间。


 


等待比什么都要煎熬。明楼猜测应该不会太难捱,毕竟他的岁数在这摆着呢。


理智告诉他这次他的运气非常好。孤狼和阿香都被大姐带去了香港,大姐最近频繁的生意往来让孤狼很警惕,一刻也不愿放松。明台又被大哥拉去强制参观学习明家香工厂,怕是短时间内不会被放出来。他身边只有阿诚,幸好还有阿诚。


发情期的不堪比情欲得不到满足还令人煎熬。明楼端坐在那里,一个时辰过去也一动未动。他应该脱掉西装躺在床上,绝对不该死撑在书房。一会儿要是出不了这门,才算是闹了笑话。但是身后的湿滑像在提醒他,等他脱去这些衣物,他会做出什么来。


再忍一会儿就好。明楼盲目地看着眼前的一份报纸,经济版,试图用这些熟悉的金融分析来分散注意力。


阿诚敲了敲门。


“进来。”明楼被自己沙哑的嗓音吓了一跳。


阿诚进门明显一滞,但是很快,这个陪伴他多年的兄弟就恢复了常态。“大哥,吃点东西吧。”


“我看上去更需要吃东西吗?”明楼笑一笑。


“东西都准备好了。”阿诚回答,“浴室和您的……”


“我知道了。”明楼飞快地打断他,“我知道了。”他重复。


目光落回纸面上,过了不知多久,一杯茶被推到面前,他抬起头,阿诚看着他,目光里是应有的焦急和关心。


“大哥,您必须补充体力。特高课想必不会仔细招待您。如果弄到脱水的地步,是要闹进医院的。”


进医院?不行。明楼点点头,伸手去端杯子。他口干舌燥,散发着幽香的茶水,不能帮他,他想要的不是这个。


“阿诚。”明楼叹一口气,终于要去面对事实了。“扶我到床上去。”


“大哥?”阿诚疑惑地问。


“看着我干什么?”明楼解释道,底气不足,“我站不起来了。”


阿诚咬了咬唇,走到明楼身边。


被扶起迈开腿,明楼一阵头晕。坐着的时候还只是若有若无的渴望现在被放大无数倍,他膝盖一软,好在阿诚扶住了他。


“大哥,这种时候就不用伪装得您不害怕了。”阿诚的眉毛拧在一起,“我会帮您的,不管您想要什么。”


“你要给我什么,给我个alpha?”明楼艰难地喘息着,“别废话。熬过这一段……再说。”


这是个多么美妙的停顿。


阿诚照顾着明楼的步伐,指引对方顺利地坐在床沿。手边有个托盘,被一块印着暗纹的方巾盖着。明楼的表情明显变了变,但是很快,他抬起手指解自己的扣子。阿诚接替了这个工作,因为明楼的手抖得根本什么也做不了。抽掉领带后,明楼用他温度高得惊人的手抓住阿诚的手腕。


“好了,你出去吧。”


“大哥……让我帮你吧,你现在……太难熬了,这比特高课对您用刑都……”


“阿诚,beta也帮不了我什么,”明楼挥挥手,“现在出去,也是省着我们日后尴尬。”


 


阿诚不会违抗明楼的意愿。他只好低着头嘱咐一句:“我就在外面,大哥可以随时叫我。”


他快步走出房间,带上门。没过一会儿就听到一些细微的喘息声。脑子里闪过明楼毫无章法地取悦自己的样子,阿诚几乎就要忍不住去开门。


他不能暴露自己,如果他还想继续待在大哥身边的话。


 


阿诚整晚没睡。等到明楼没了声音,他才开门进去。床上一片狼藉,看上去经过了一番挣扎。明楼浅浅地睡着,就算在这样的情况下,都能把自己盖得好好的,不露任何破绽。若不是满屋子的信息素,任何人都不会觉得异常。


“大哥?”阿诚低声唤道。


对方一动未动,他才放心地走上前。明楼的额角全是汗,被子马马虎虎地盖着,露出赤裸的肩膀。阿诚没忍住,替大哥往上拉了拉。


接着,他帮明楼擦了擦汗。赶在下一波情热之前退了出去。大哥会在难耐的欲望中醒来,然后度过煎熬的后半夜。


 


第二天一大早,阿诚就接到了汪曼春的电话。这女人一开口就问:“我知道你们大姐不在,我要去看看师哥。”


“明长官不方便接客,汪处长改日再来吧。”阿诚说道。


“师哥被用刑了吗?”汪曼春问道,“我不会久留,看一眼就走。若是要拦着我,试试看我会不会搜查明公馆?师哥的嫌疑洗清了,你又不见得干净。”接着就挂了电话。


阿诚抬手看了眼时间,知道这次避不掉了。汪曼春是借着探望的理由来找事儿的。


他快速上楼,轻敲一下房门就闯了进去。明楼精神不太好,脸颊有些微红。


“什么事?”他的语速很慢。“慌张成这副样子。”


“汪处长要来,怕是得了藤田的默许。”阿诚说,“大哥,我们要怎么办?”


“荒唐,给我在楼下就拦住她。”明楼气得半坐起来,很快又面色不适地撑住身体。“千万不能让她进来。”


“知道了。”阿诚点点头,正要关门退下。


“等一等,”明楼叫住他,“扶我到你房间去。”


“什么?”阿诚愣了愣,“为什么?”


“怕是她不会轻易被你拦住,在这种时候,不能冒险。尤其是不能让……让她知道。”明楼抓起睡袍披盖在身上。“你在等76号把明公馆包围了吗?”


 


阿诚忐忑地扶着明楼,对方滚烫的皮肤和信息素弄得他头昏眼花。明楼却是毫无心理障碍地躺进了阿诚的床。


“把我房间收拾一下,打开窗子,透透气。”


“是。”


明楼说着拉开床头柜旁的抽屉。划拉两下,接着,抬手将一瓶什么东西丢了过来。阿诚险险接住,定眼一看,颤抖地叫了声大哥,便一句话也说不出了。


“吃了它,两片就够。”明楼回答,“汪处长来了,你知道该说什么。”


 


没有时间给阿诚发呆。他几乎是逃跑般地关上门,不敢相信地将手里的药瓶又看了一眼,这是抑制剂,如果在时效范围外服用,会短暂地进入发情期。快速,有效。若不是价格昂贵,怕是会被当做催情剂广泛使用。


但是这种药只对alpha或者omega有用。


阿诚倒出两片,嚼碎了吞下。苦涩的药味在舌尖蔓延。


——也就是说。大哥知道他是个alpha,很有可能,很久以前就知道了。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你们好我是tbc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保证是糖



评论

热度(19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