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nny

明楼X荣石 只想有口肉吃(一)

打一枪换个地的渣:

明楼推门而入的时候,荣石整个人窝在沙发上,身上还披着明楼的大衣姿势都没变过。明楼看了一眼并没上前打扰走到柜子旁边自己开了瓶红酒,立在窗户边儿喝了两杯后回头看了荣石一眼,大衣已经滑落在地上。




“我派司机送你回去?”明楼走上前把大衣捡起来问他




荣石动动嘴角笑了下没作声等明楼在他旁边坐下了,他扭头看了一眼说,“麻烦也帮你解决了,明天我就离开上海。”




“这么快?你的伤还没好彻底......”




明楼话还未完荣石直接打断说“不用,明天手下有兄弟过来接我,都安排好了。”两人一时都没话可讲,荣石右肩上的枪伤并没有好彻底,整个人状态也不是太好,这次他带过来的兄弟几乎就活了他自己。明楼伸手握住荣石的手有些发凉“等战争结束你想干什么?把荣家的再重新......”




“这乱世想什么都是多想“荣石并未把手给抽出来,转过头看着明楼卸下防备样子贴着他的耳边接着说”至于现在,只想在你新政府办公室干你一次,然后放火烧了那地方,算是给下面兄弟的礼物。”




明楼根本已经听不太清荣石后面咬牙切齿的讲了什么,仿佛他说话热气灌进耳朵里全是催情的话,顺势人已经半压在荣石身上,盯着他的眼睛一字一句的说“我跟你想的一样,不同的是老子现在就要干你。”两个已经做了无数次,每次见面双方几乎都带着活不过下个任务的打算疯狂又无休止的做。醒来后明楼还是那个明楼,冷静,克制,不会允许出任何细小的差错,更加不会为任何不太必要的感情影响自己。荣石也还是那个荣石,只要让这帮日本人赶紧滚出中国的地盘,他愿意付出一切,不,他已经付出了所有。再付出就只有毁灭他自己。




这段感情的发生二人根本没时间去管是否禁忌是否合理,他们都当是一个积压的情感发泄口,只有最冲动的原始欲望,做的时候明楼从来不会克制几乎能算的上有些粗暴,荣石也从来不需要什么怜惜,他甚至觉得在床上时有些受虐毁灭的倾向。明楼这段时间觉察后已经知道这是个危险的信号,这次行动任务并没有按照他们原计划走。理智告诉自己要马上终止他们之间这样感情,虽然他们除了床上外并没有太多情感交流。所有的话题讨论全是公事公办,没有暧昧,没有责任。




这次任务后明楼心里早就打算好不会派荣石再来上海,自己对他已经有了除性以外其他的感情,对现在的自己来讲这个是最致命的。若是有一天能活到最后,活到战争结束,只要荣石愿意他会陪他去任何地方,要把所有封存的感情,所有封存爱,一点点还给他。可是就如他所说,这乱世想什么都是多想。眼下自己只想跟他在这个初雪的夜里疯狂的做最后一次。




“你他妈的压着老子了,你去打些热水帮我先洗一下。”荣石稍稍有些吃痛的说。明楼赶紧松开他打了些热水拿了毛巾帮他脱了衣服给他擦拭了一下,等这些忙完明楼拿了毛毯跟膏子。




荣石站起来走到窗台看了外面一眼说,上海这雪我看是下不大。等明楼洗完澡出来,荣石坐床上看他上前抬头看了眼明楼整个身子躺床上说,爷突然特别没兴趣。明楼没说话上面把他裤子往下扒把荣石两腿打开,跪在那里帮他口了起来。荣石一个激灵爽的想要坐起来,明楼直接按住他继续帮他直到已经硬不行才开始自己脱衣服。明楼并不经常做这种事儿,荣石很想坐起来看看他跪在那里为自己服务的样子。脱完衣服明楼上床把荣石往上带了点手摸他下面说,现在有兴趣了吗?




--------------------------------------------------------------------------------------------------------------------------------------------------没有什么剧情,只想吃个肉,日更。吃够了就不更了。不拆不逆,不互攻。



评论

热度(41)

  1. annny打一枪换个地的芽 转载了此文字